您当前的位置 : 金博棋牌下载网址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首页精彩图片
舟山渔民一口气捕获8条野生大黄鱼 最大一条开价2万
稿源: 都市快报   2019-02-12 14:10:00报料热线:81850000

  正月初五接财神,对于渔民来说,大黄鱼价比黄金,真是名副其实的“财神”。

  “网一起上来,里面躺着几条金晃晃的大黄鱼,其中最大的一条猛地蹦跳起来,差一点跳了出去。”舟山普陀区沈家门街道马峙村的渔民黄红乐呵呵地说。

  这一网,收获8条东海野生大黄鱼,最大一条4.64斤重!

  第一次捕到4斤多的大黄鱼

  黄红今年31岁,老家在安徽阜阳,从小跟随收废品的父亲来到舟山。小学毕业后,他当过学徒,开过出租车,做过小生意。五六年前,买了几条小船,做起渔民。

  “小时候,身边都是本地的渔民发小,经常跟着他们出海去玩,慢慢地,也就懂怎么捕鱼了。”

  黄红是在浅海捕鱼,位置比较固定,从家门口出去,开船开个十几分钟就到了,把网放下后就可以离开。网在海里,经常一放就是几个月,之后,他会看好潮水时间,落潮的时候,开船去收网,每天大概隔五个小时出去一趟,每次收获几十斤到数百斤不等。

  捕到大黄鱼的这趟网,是黄红大年三十那天放下去的。正月初三,吃过午饭后,他跟父亲两个人驾着小船出海。

  海上风浪大,小船随着海浪起伏,开了十几分钟后到了目的地。一起网,网里头除了刀鱼之类的寻常海鱼以外,还躺着黄灿灿的大黄鱼!

   “哎哟,迎财神了!”黄红跟父亲喜出望外。

  黄红一数,网里面总共躺了8条大黄鱼,多数都是一斤左右重。最大的那条,捕上来的时候一称重,4.8斤。“现在过去了几天,鱼体干了点,分量轻了,再称重是4.64斤。”

  回家后,他拿卷尺量了一下,这条最大的大黄鱼身长70厘米,最肥处“胸围”39厘米。

  听说村里人捕获野生大黄鱼,村民们一起过来看热闹,老渔民们做了鉴定,“这肯定是野生的,你看这鱼鳍,尖长的,养殖的黄鱼有点圆”。

  对于黄红来说,捕到野生大黄鱼并不是什么稀奇事,“张网张了五六年,偶尔总是能抓到几条,不过,重量一般都是半斤以上的,最多的是一斤左右,但是,4斤多重的从来没有捕到过。

  8条大黄鱼,黄红拿到沈家门的东河市场,立马有商家收购。不过,现在是年后,大黄鱼虽然稀罕,但也卖不出高价,价格差不多一千元钱一斤。

   “下午刚刚把一条1.8斤重的大黄鱼卖掉了,卖了两千多元钱。如果是在过年前捕到的话,价格还能卖得更高。” 他说。

  现在,黄红还剩下最后这条最大的大黄鱼。他说,东河市场好几个商家开价4000元一斤,但是,这个价格没到他2万元的心理价位。“前几年,舟山国际水产城一条4.1斤重的野生大黄鱼卖出了2.98万元的价格。”

  潮水太小了 

  昨天出海一趟 没什么收获

  黄红的捕鱼方式,也许是很多人梦想的生活方式:居住在海边,驾一艘小船,晨起出海放网,日落出海收网。

  这些最新鲜最纯粹的食物,足够一家人一天的食用。

  我对他说,你这样捕鱼,自由自在。

  “虽然我不是天天在海上漂泊捕鱼,但是,渔民的工作还是一样的辛苦。” 黄红说,放网也不是那么简单,在海上放网,要先打好桩,三角桩,两个正桩一个辅桩。放网的时候,还要顺着潮水,慢慢地放网。

  他买了四条船,都是小船,一条船价格在八九万到十来万不等,现在,他只剩下一条船。

  “收获完全看运气。最少的时候,网是空的,就几斤鱼,连柴油钱都不够。而且,海上风浪大,不是经常出海的人,很难经受渔船颠簸,危险性也大。”

  “现在天气比较冷,捕的都是梅鱼、刀鱼,偶尔会有几条黄鱼,其他就没什么了。”

  黄红对什么时间捕到什么鱼非常清楚,他说,九月份开捕的时候,虾潺和梅鱼特别多,虾潺的话一天能捕上万把斤;螃蟹多的时候是在11月份到12月之间,一天能捕上一两百斤;春节前两个月,捕的虾是带籽虾,一天有100多斤。

  昨天下午,黄红刚出海回来,网里空空如也。“今天潮水太小了,没捕到什么鱼。船上机器坏了,晚上我还得修理下。”

  3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鱼

  非常罕见

  从上世纪末开始,野生大黄鱼已经越来越少。这主要是因为,渔民用一种灭绝式的作业法,叫“敲罟作业”。

  渔船上绑着大毛竹,确定鱼群位置后,毛竹插到水下,随着船老大一声令下,渔民们一起敲打毛竹,声波攻击。

  整个海区全是声音,大黄鱼的耳石共振,全部被震晕,齐齐浮上水面,金晃晃的一片。

  这种作业方式,成本低,效率高,只要是大黄鱼,不分老幼,无一漏网。

  从1983年开始,大黄鱼就无法形成鱼汛,到了上世纪90年代,如果还能捕上大黄鱼,那就是幸运了。

  2010年开始,宁波启动岱衢族大黄鱼鱼苗人工增殖放流活动,野生大黄鱼才慢慢地又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,只是每一次出现,都成为一个焦点。渔民一网下去捕捞上来的大黄鱼,通常是夹杂在其他的鱼类中,本身再也没有鱼群。

  在舟山国际水产城,1斤半到2斤半的野生大黄鱼时常有交易,价格在1000元到3000元一斤不等,但是,3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鱼,就非常罕见,水产城几乎没有成交的记录,双方经常是私下交易。

  “渔二代”、舟山渔夫海货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恩说,去年,他一共收购了2条5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鱼,一条5.2斤,一条6斤多一点。5.2斤的大黄鱼还在海上时,他就发了朋友圈,立刻,几十个客户竞价购买。

  “我在微信上拍卖,起拍价3万元,最终被一位杭州客户以3.8万元的价格买走。这位客户买去自己吃的。”

  “另一条6斤多的野生大黄鱼,刚发个朋友圈打算拍卖,一个要好的温州客户说他要,我开价7万元,他就把钱转给了我。”

  “说是野生大黄鱼,其实是每年增殖放流的大黄鱼鱼苗长大的,所以形不成鱼群了。渔民像是碰运气一样突然捕获,特别是个头大一点的大黄鱼,海钓钓上反而更容易点。”陈恩说,“完全野生的大黄鱼,现在是想买都买不到了。”

编辑: 孙研纠错:171964650@qq.com

舟山渔民一口气捕获8条野生大黄鱼 最大一条开价2万

稿源: 都市快报 2019-02-12 14:10:00

  正月初五接财神,对于渔民来说,大黄鱼价比黄金,真是名副其实的“财神”。

  “网一起上来,里面躺着几条金晃晃的大黄鱼,其中最大的一条猛地蹦跳起来,差一点跳了出去。”舟山普陀区沈家门街道马峙村的渔民黄红乐呵呵地说。

  这一网,收获8条东海野生大黄鱼,最大一条4.64斤重!

  第一次捕到4斤多的大黄鱼

  黄红今年31岁,老家在安徽阜阳,从小跟随收废品的父亲来到舟山。小学毕业后,他当过学徒,开过出租车,做过小生意。五六年前,买了几条小船,做起渔民。

  “小时候,身边都是本地的渔民发小,经常跟着他们出海去玩,慢慢地,也就懂怎么捕鱼了。”

  黄红是在浅海捕鱼,位置比较固定,从家门口出去,开船开个十几分钟就到了,把网放下后就可以离开。网在海里,经常一放就是几个月,之后,他会看好潮水时间,落潮的时候,开船去收网,每天大概隔五个小时出去一趟,每次收获几十斤到数百斤不等。

  捕到大黄鱼的这趟网,是黄红大年三十那天放下去的。正月初三,吃过午饭后,他跟父亲两个人驾着小船出海。

  海上风浪大,小船随着海浪起伏,开了十几分钟后到了目的地。一起网,网里头除了刀鱼之类的寻常海鱼以外,还躺着黄灿灿的大黄鱼!

   “哎哟,迎财神了!”黄红跟父亲喜出望外。

  黄红一数,网里面总共躺了8条大黄鱼,多数都是一斤左右重。最大的那条,捕上来的时候一称重,4.8斤。“现在过去了几天,鱼体干了点,分量轻了,再称重是4.64斤。”

  回家后,他拿卷尺量了一下,这条最大的大黄鱼身长70厘米,最肥处“胸围”39厘米。

  听说村里人捕获野生大黄鱼,村民们一起过来看热闹,老渔民们做了鉴定,“这肯定是野生的,你看这鱼鳍,尖长的,养殖的黄鱼有点圆”。

  对于黄红来说,捕到野生大黄鱼并不是什么稀奇事,“张网张了五六年,偶尔总是能抓到几条,不过,重量一般都是半斤以上的,最多的是一斤左右,但是,4斤多重的从来没有捕到过。

  8条大黄鱼,黄红拿到沈家门的东河市场,立马有商家收购。不过,现在是年后,大黄鱼虽然稀罕,但也卖不出高价,价格差不多一千元钱一斤。

   “下午刚刚把一条1.8斤重的大黄鱼卖掉了,卖了两千多元钱。如果是在过年前捕到的话,价格还能卖得更高。” 他说。

  现在,黄红还剩下最后这条最大的大黄鱼。他说,东河市场好几个商家开价4000元一斤,但是,这个价格没到他2万元的心理价位。“前几年,舟山国际水产城一条4.1斤重的野生大黄鱼卖出了2.98万元的价格。”

  潮水太小了 

  昨天出海一趟 没什么收获

  黄红的捕鱼方式,也许是很多人梦想的生活方式:居住在海边,驾一艘小船,晨起出海放网,日落出海收网。

  这些最新鲜最纯粹的食物,足够一家人一天的食用。

  我对他说,你这样捕鱼,自由自在。

  “虽然我不是天天在海上漂泊捕鱼,但是,渔民的工作还是一样的辛苦。” 黄红说,放网也不是那么简单,在海上放网,要先打好桩,三角桩,两个正桩一个辅桩。放网的时候,还要顺着潮水,慢慢地放网。

  他买了四条船,都是小船,一条船价格在八九万到十来万不等,现在,他只剩下一条船。

  “收获完全看运气。最少的时候,网是空的,就几斤鱼,连柴油钱都不够。而且,海上风浪大,不是经常出海的人,很难经受渔船颠簸,危险性也大。”

  “现在天气比较冷,捕的都是梅鱼、刀鱼,偶尔会有几条黄鱼,其他就没什么了。”

  黄红对什么时间捕到什么鱼非常清楚,他说,九月份开捕的时候,虾潺和梅鱼特别多,虾潺的话一天能捕上万把斤;螃蟹多的时候是在11月份到12月之间,一天能捕上一两百斤;春节前两个月,捕的虾是带籽虾,一天有100多斤。

  昨天下午,黄红刚出海回来,网里空空如也。“今天潮水太小了,没捕到什么鱼。船上机器坏了,晚上我还得修理下。”

  3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鱼

  非常罕见

  从上世纪末开始,野生大黄鱼已经越来越少。这主要是因为,渔民用一种灭绝式的作业法,叫“敲罟作业”。

  渔船上绑着大毛竹,确定鱼群位置后,毛竹插到水下,随着船老大一声令下,渔民们一起敲打毛竹,声波攻击。

  整个海区全是声音,大黄鱼的耳石共振,全部被震晕,齐齐浮上水面,金晃晃的一片。

  这种作业方式,成本低,效率高,只要是大黄鱼,不分老幼,无一漏网。

  从1983年开始,大黄鱼就无法形成鱼汛,到了上世纪90年代,如果还能捕上大黄鱼,那就是幸运了。

  2010年开始,宁波启动岱衢族大黄鱼鱼苗人工增殖放流活动,野生大黄鱼才慢慢地又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,只是每一次出现,都成为一个焦点。渔民一网下去捕捞上来的大黄鱼,通常是夹杂在其他的鱼类中,本身再也没有鱼群。

  在舟山国际水产城,1斤半到2斤半的野生大黄鱼时常有交易,价格在1000元到3000元一斤不等,但是,3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鱼,就非常罕见,水产城几乎没有成交的记录,双方经常是私下交易。

  “渔二代”、舟山渔夫海货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恩说,去年,他一共收购了2条5斤以上的野生大黄鱼,一条5.2斤,一条6斤多一点。5.2斤的大黄鱼还在海上时,他就发了朋友圈,立刻,几十个客户竞价购买。

  “我在微信上拍卖,起拍价3万元,最终被一位杭州客户以3.8万元的价格买走。这位客户买去自己吃的。”

  “另一条6斤多的野生大黄鱼,刚发个朋友圈打算拍卖,一个要好的温州客户说他要,我开价7万元,他就把钱转给了我。”

  “说是野生大黄鱼,其实是每年增殖放流的大黄鱼鱼苗长大的,所以形不成鱼群了。渔民像是碰运气一样突然捕获,特别是个头大一点的大黄鱼,海钓钓上反而更容易点。”陈恩说,“完全野生的大黄鱼,现在是想买都买不到了。”

纠错:171964650@qq.com 编辑: 孙研